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的博客

所有的诗都是原创 谢绝转载

 
 
 

日志

 
 

青青诗歌30首  

2017-04-21 22:3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青诗歌30

 

1、春天了去看海

 

你说春天了去看海   海还在原来的地方

临帖  写信

泛黄的宣纸    被凤掀起来  

又落下去

海鸥是楔子 

所有的愿望来自不服输的翅膀

 

从栈桥开始   

沿着曾经硝烟弥漫的战场

贝壳   海草    海星星

鱼腥味儿是最好的料理

春光细细遮掩着    还是从鱼儿的眼睛里

光滑的尾鳍滑出来

 

你落笔很轻  轻的如羽毛

墨汁是经年留存的礁石   

你爱的  和爱你的都会临摹上去

蓝色   绿色    花朵的颜色也要

 

可以和鱼儿对弈  

和海浪弹琴     落子如花

掀起的花瓣随风   嵌入心底

 

 

2、春雨

 

沿袭着旧俗   

先入为主

一场雨扮演的角色有限
溅起浪花   溅起百褶裙

溅起一个季节  开不败的地名

 

这条街已经恢复原来的寂静

樱花赶着场子  

依附于一滴冰冷的雨水

回复到恬静  羞涩的黄昏

 

顺着长长的古街走出的绿色

不经意染上来来往往的眸子

一树   一片  

一条街铺开  不必打开雨伞

一遍遍清点  确认

指间的地名  还残留着那时的乡音

 

 

3、都说春天

 

我是个无用的人   繁华已经落尽    也没有沾染半分

早已经不读长亭短亭

不侍奉宣纸   陈墨

阳光落下的断句   还在时间深处摇曳

翠绿的裙摆

 

点破新茶   不用沸腾    用九分的轻柔

染上深巷里的丁香

淡紫  浅粉   白色的也可以

就这样保持着旧日的娴静   低沉

 

 

 

4、无题

 

只能怀抱着故乡   看时间沉沦

塌陷

三月易更改   易凋谢   易移情别恋

抓在手里的不多

怀念  作为牙齿的一部分

也在初春成为尖利的刀具下

牺牲的一颗石头

 

习惯在故乡的影子里沉默

藏起原始的山水

花朵和乡音    逶迤混入无边的绿色

作为一片叶子   

看周围的人和事儿   如何开出绚丽的花朵

 

 

5、清明雨

 

已然踏青  采摘  前人的姓名

都在墓碑

裸露出生平

再详尽的部分  在名声之外集结

 

号角穿越宝马铁骑

铮铮铁骨

磨出来的声音

 

更多人掩埋在泥土之下

浅饮  低垂   任时间的素手

抹去所有的痕迹

 

翻耕  松土   浇水

即使时间演变成熊熊烈火

总会有片刻的念想

不说照亮  混进泥土  成为一棵树

一株幼苗

 

 

6、寒食

 

时间已经落草   埋伏在醉酒之后

猜拳   行令   落花不是无情

杯盏透明   

所有的饮食遵循着生冷   本色

 

阔别已久的亲人   散落在樱花树下

飘逸   轻盈

那年种植的杜仲  麦冬

还存留着你们的姓名

晒制的药草   无法根治哮喘  骨折

无法根治变异的时间

 

我在另一个城市   另一树樱花

参见行云流水的你们

悲喜已经平复   酒香渗透各种花朵

你仗剑出行   

呼风唤雨    完成宣纸之上

墨染的行踪

 

 

7、不一定有雨

 

预报有雨    伞握在手里

潮湿是最边缘的部分   

昨夜贪杯   黑到顶点的时间

被平跟鞋冲淡   

露出鱼肚的白   露出小兽的虎牙

露出红狐百变的眸子

 

一场梦之后  我们坚持直立行走

坚持熟食

坚持把之前的一切   整理成自己

雷声已经敞开   春分割开预言

透过一层层谎言   

直面此刻的江山

 

梨花尚在幼年   贪恋怀抱的温暖

我们都握着雨伞

攥在手里的这片刻安全

雨水就在一块云彩  

剥开三月

看见一个阴天长久的等待

绿了所有的想念

 

 

8、春分

 

有足够的理由   拾起遍地落英

薄薄的刀片切割成两片

泾渭分明

 

你擅长伪装   擅长丹青

擅长假借他人之手

轻易收复草木之心

 

9、油菜花

 

一直在追赶风  追赶南方来的脚印

可以踏青  可以郊外

时间还在二月   和更慢一些的农时一起

越岭  翻山

 

狼狈的部分藏起来   打湿的裤脚

粗糙的老茧   

被一缕风割破的皮肤   凌乱的发丝

都在盛开之后

被忽略  被忽视  被透明

 

不必赶去婺源   哪个被神话的故乡

那个被三月覆盖的所有想象

绿油油的麦田之内   就这么一枝油菜花

孤独的开放

摇曳着  和想象中一样

柔弱  金黄

 

10、背影

 

我还在原地   除草种粮

阳光照到的地方   收获各种各样的名字

注定要去往南方

持一个季节上路

 

手中有百万雄兵   胸中有百万丘壑

或者拥有九万里江山

却不得不放手

让你的背影   融进这片秋色

 

所谓蒹葭  所谓伊人

所谓秋霜    

你只摆摆手   没有回头

在萧瑟的田垄读你的诗歌

干净的文字停下来

 

左边是水   垂柳扦插的词牌

已经生根发芽

你说前路茫茫   我们尽可向远方

尽头藏匿着白露  秋霜

还是挡不住前行的方向

 

11、樱花

 

还不够透彻  不够成熟   还远不够整齐

不够气势

采了足够的茵陈  清洗  蒸煮

整个春天都在淡淡的香气里怀念

那时的气息

 

胜利街还是昨天的萧索  慵懒  

所有的樱花都觊觎这份空旷和神秘

三月会有很多双眼睛

很多只耳朵

很多脚印  踏过细小的声音

 

不必羡慕那些风筝   混迹于蓝天的风筝

只需一个夜晚就会醒来

更多的颜色

一层层覆盖  一层层晕染  一层层捣碎自己

成为你的同胞  姐妹

成为今世唯一的情人

 

12、济南的春天

 

尝胆   卧薪

埋伏在七十二泉   适时喷发

此刻   不敢越雷池一步

隔着烟纱   湖水

 

故事情节婉转低沉    黑白的底色

还保持着一颗   平静的赤子之心

一声鸟鸣  总算喊醒了沉睡多年的梦境

 

古街   窄巷

轿撵走过的声音   终究发芽

沉落在大明湖畔

妖娆沉静的杨柳

 

一湖春水滋养的樱花  开遍栏杆

不待含苞

落英熏染的街头    已经捡起来

满园词牌  绝句

 

 

13、与春天握手

 

坚信这些石头是有预谋的

埋伏下长袖  宽衣

埋伏下小令  格律

一声令下 鱼贯涌出数不清的花枝

 

生地黄   紫锦衣

左邻右舍都派出得力战将

占据一席  一角

把完整的香  全部的魅力悉数倒出来

我两手空空走出自己

却不小心沾染荠菜  苦菜

油菜花的气息

 

 

14、昨夜  桃花醉了

 

与女儿红无关   陈年的酒浆打开

不必畅饮   午夜的时光易昏睡

易遗忘

适合闻着酒香   花旦  青衣

三寸金莲残留的那段往事

 

鬓边空白   二胡刚刚起调

就有大批的桃花醒来

描眉  画目   桃花眼中的佳人  才子

插满素雅的主人

 

迷惑于此刻风流倜傥的旧调  新词

就着稀有的焦尾琴  

前朝贵妃甩出长袖   和你一曲酒醉

不补腮红  不描凤目

自家门前的栅栏   再挡不住汹涌而至的春

 

 

15、我还没有爱上这个春天

 

还没有放弃对冷的畏惧  

对雪花的依恋

还没有经过融化  解冻

勤快的节气还没有经过安静的内心

 

所做的只是在重复昨天的一切

穿衣  吃饭  算账

上班的路径从来没有改变些许

出差的火车一直向东   延伸到十年前的自己

 

还没有学会喋喋不休倒出幸福和苦难

还没有学会栽一棵垂柳

裁剪一件单衣

所有的奔跑都没有渗进粉嫩的词牌

所有的停留都没有打开一声鸟鸣

 

原谅我还在原地   空对着一树振飞的玉兰

说出雪花  甚至墓碑

我不会索要更多  

只在此刻的城市   爱着原来的灰烬

 

16、春风

 

前朝易碎  在动荡不安的潮声里

解析隔岸的灯火

灯火里不紧不慢的木鱼

 

屈服于满地评语  漫漫素手

扫去十三朝钟声

 

从去岁的枝条生出来的新芽

遗忘了去岁

风声  走过的痕迹

 

172017与己书

 

首先从泥土里拱出来 

和教徒一样受洗

用洁净的水  过滤的水  无根的水

洗净

 

然后苏醒

 

一定要不带修饰  不带脂粉

不带虚伪

 

愿望和雨水一样湿润

和阳光一样温存

 

时间  无限从容和优裕

从一个格子  到另一个格子

足以让一切都成为

春天的样子

 

 

18、那些玫瑰花是假的

 

春天还没有盛开  就已经爱上了

北苑寺里出家的那株桃花

 

山路婉转  玫瑰花不会轻易抵达

上山和下山的

每一个影子有不同的答案

 

你带来的蓝色妖姬是假的   蝴蝶蜜蜂都远离

被封了金印的这朵

 

春天如果到了   只管盛开

不会顾及来往的影子

有几个动了尘缘

 

 

19、证明

 

可以看见的只有年代  印章风化模糊

储存在针脚  钟摆

花瓣还在盛开   

 

镜子里照出来的只有蝴蝶

看不到蝴蝶之后是残梅  还是晚唐之后

待修复的江山

 

从渡口出发  乘扁舟就能抵达

所有的离别都写过

不再留下片字   只言

 

20、一个人的方言

 

其实  不一定要去医院   

经过漫长的公交车  自行车  一个路口的步行

所有的疼都散开  散成冰冷的雪花

很多形容词都已经融化

沿着城市的边角   渗入城市之外的草木

 

柴胡   黄连   蒲公英   

种下每一味药草  都深刻着祖籍

乡音

你说出头疼  牙疼 

刻在身体里的疼痛日深

 

可以解表   去火    冲服的剂量总是不够

加上夜晚的部分

方可婉转进入   一个人的方言

 

21、故乡

 

化开这个词汇  动用了那么多的落叶  杂草

阳光熏染    行云流水

就能回到风花雪月的桃花渡  明月楼

诗词满地的盛唐

 

箭已经在弦上   阳光展开宽大的胸怀

给出一个响亮的战场

 

此去之后   永远不再说出他乡

故乡

 

22、多么美好

 

预报是多余的   每一次说出口的片段

都标注出地支天干

行走江湖的不止泥土  青花瓷厚重的写意

斟满烈酒  明前绿茶   

也斟满稻谷  粮食

 

提壶的人不懂草木  不识水性   不懂农时

只把大把时间一次斟满

一次饮尽

小调重启    从落地的音节开始

蜿蜒上升到对面的墙壁

 

不说破碎了的旧事

一阕词里的光阴   

足以把午后的茶盏洗净

阳光足够透明  足够澄澈

转身  给出土的牙齿   骨骼

足够的完整

 

23、海  会给我们什么

 

我们已经无法在岸边入定  参禅

无法和海交换身体

交换这些数不清的蓝 

 

以翅膀的形式靠近

褪去凡尘之内的三寸金莲

成尾鳍  成泡沫

 

所有的疼痛都来自填海的鸟儿

远渡来的故事

和被海风   阳光晒出来的盐

 

24、螺丝

 

我爱上了人间被锻打  被变形  被岁月拧紧

被火焰和冰雪交融的美

一种声音  很多种声音通过一颗颗钉子

嵌入身体

 

我与你保持着一张床板

一面墙壁

一张书桌  一盏灯的距离

 

你只需静静坐着  

赏雪  观花

午后的时针漫过你的姓氏

 

我会努力拧紧自己  

拧紧这些被冬天覆盖的壁炉

门窗

 

25、倒叙

 

就从现在开始  以倒叙的形式

说起你

我们离婉约豪放的宋词太远

一艘扁舟无法抵达春秋鼎盛的大宋

浪淘沙   念奴娇   水调歌头

我们被隔在一阙词后

 

且把明月当一壶酒   百年的月光依旧

那么多的背井离乡  那么多的国破家亡

可以绕过这晚景萧疏的汴梁

转道咸阳

 

爱过那么多年的绝句格律

那时  遍地诗歌

所有的修辞黯然失色

就此打住所有的假想

让时间停留在大唐盛世

 

26、我还在原地

 

小雪走了   大雪走了   我还在原地

说辞  解句

听凭落日把整个白天推到身后

 

我用一场两场陈年的雪

让你成为人形

装扮源于手法   源于一首诗的题目

 

洗衣做饭   把日子打理的无比温暖

所有的诱饵都被销毁

我却再认不出那个是你  那个是她

 

27、画皮

 

一定要有足够的铺垫  渲染

音乐不可缺席   

通过幽深的小径切入

荒芜的部分   金莲三寸踩出沙沙的声音

 

还不到时候  阳光照着的地方

云淡风轻

纸上画出蒿草  蛛网

都在夜间苏醒   长出尖利的牙齿

蓬松的尾巴

甚至长长的舌头

 

直到有足够多的细节   贴近宣纸

青烟模糊  

站起来的影子  才会揭去妖娆的外衣

靠近睡梦中的你

 

28、鱼

 

修改所有的时间  白天  夜晚

梦和现实的通道打开  合上

素食  布衣

所有的修辞都撒上苹果花   草莓花

 

这条鱼是在墙壁上

和苍龙一样悬挂   逶迤而来

吼着   叫着    拿出龙的声势和情节

 

情绪源于一间房屋    没有表情的地面砖

搏斗不可避免   

杀戮之后的满目疮痍

而我   只能提着这条巴掌大的青鱼

想象他的锐气 杀气

 

29、我是诗人

 

我不回到旧时的长安街  不回到月出  山林

以秋深为题  

界定下短梦长梦   界定下芦花  稻米

我不回到那片落叶   藏匿到长城之巅的烽火

狼烟四起的兵刃  刀枪穿透血肉之躯

 

我不回到那一滴透明的露水

很多说辞在表面放大  缩小   失真

我不回到那片蓝   蓝的温暖的天

已经回不去那大漠孤烟  

 

隔着几百年的光阴

修饰今晚

打磨一块玉玦   一枚棋子

黑白相间的词汇   一粒粒跌落

不用回到那旧时的堂前  飞燕

你说   几行分行的文字   

一段段   占据我们的从前

 

30、中年

 

风一丝丝吹碎骨头

钙质流失   无法储存岁月深处流动的丝竹

 

不奢求一双手  拉住流泻而下的风声

不奢求那颗坚韧的铁钉

历经多少年的风雨   依旧光滑  圆润

 

开始为岁月的空而担忧

一层层盘剥

留下静止的麦田

 

“麦田每年都会顺从自己的内心

生出高低不一的麦子”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