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青的博客

所有的诗都是原创 谢绝转载

 
 
 

日志

 
 

【原创】青青诗歌20首  

2018-02-06 21:1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旧照片

作为原来的一部分   醒酒   再记不起来的
回去的路
黑  白静谧沉默的背影  不记得
风起云涌的跑马  战车

如果有一条可以通往那时的小路
可以折回的列车
一定会搭乘那首绝句
回到一个词汇  一个没落的王朝

清酒   杜康    青瓷煅烧的烈酒
可以壮行色
我会和你一样   轻功烈马
踏平庸碌无为的时光

此刻    泛黄纸张残留的   某年哪月
已经成为异乡


2、一个人的冬天

不说已经生根的红尘
再多的月光   词汇   也无法追寻
远遁的前朝   前朝之内
神采飞扬的那个人

小字悲凉   纸上演练的除了风
还是风
今朝遮住前朝    忠魂留在一杯酒里
酒是哪年的烈酒
醉透宣纸   宣纸上柔软的句读

一个人的冬天凄凉   
成尘   成土
一杯酒可以抵达   抵达你在的春秋
开一路桃花   
就是不说出疼


3、极寒令  (2首)

1、
不出函谷   亲口御封的名讳
遮盖去原来的血统
历经时间的沧桑   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不可分解  不可剥离

还是分行的格局   大半时间都在酝酿这场浩浩荡荡的
结论
过滤所有的人和事儿
演化所有的颜色到至真至纯

纸上演算的瘦金   仿宋
都在指尖儿   轻飘飘落下
鹅毛    或者比鹅毛厚重 
冷硬的眼神

2、

据说此令出自江湖   江湖水深
城市语出大隐
隐于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

谎言密集的高度    
盛产高楼大厦
虚掷的雾霾遮挡熟悉  陌生的面孔

零下十五度的注目礼
无需轩辕夏禹
足以削铁如泥



4、十月无信


十月无信   怀揣家国的人   搭上一节车厢
踏上回程
故乡已经找不到十月  
也找不到那封千金的家书

往事只会流涕  痛苦   民间小调里藏着的手段
都会演绎一遍
让再路上的人尽情
尽兴

不再说良辰美景  虚设的光阴总是
漫过你的长亭短亭
煮酒   研开  药性上传到行囊
背包

丢失在站牌之下的西风
懵懂   坚硬
迅捷离开呼啸而过的烈酒


5、往事

最终以一本书的形式呈现
可以忽略修辞   偈语
不必计较那些消失的流年

这些沉睡的编年  野史    被斑驳的宣纸捆绑
束缚
被折叠的时间所累
翻身   成为碳笔之下   无法释怀的部分

更多时候   你挨着我   我挨着你
沉默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话语
即使有一万匹烈马突涌而出
我们也会在昏暗的担架上
留出大片空白


6、总有一些事物被遗忘

取一个名字   和原来的一定要离得很远
远到没有理由再见
没有机会去看红叶  没有时间渗入秋天

一张火车票  沉没在海棠花下
颜色迥异的平面
没有声音冲破平静的时间

可以在喧闹的站台   沉默的道轨
写下一段告别
可以无声  伸出去的手指
指向终点


7、膏方

我知道  这些秘密迟早要沉沦下去
如井边的顽石
所有的修辞都是多余   
不必开口解释   说过的和做过的
都在梦里

混合   加温   红糖白糖
无数幸运的词汇混入  搅拌
没有任何理由成为记忆中的那朵
艳丽的词句

不能用海碗   瓷碗   一定要用最流行的方式
一点  一块   一滴
淑女的样子   摇摇摆摆渗透下去
月落  丰华  都在锅底
矮下身躯

其实  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一颗牙齿
一段蒺藜   
或者压迫呼吸的刺
都会在尖锐的冬天   成为流质  复古的颜色
并在适当的时候   安静的成为你想要的样子


8、药

总是在恰当的时机走出来   平阴阳
调虚实
说不清的心悸   隐匿于无形
给出大火生煎   中火熬制  文火慢炖的时剂

病症从心底而起   淡漠   事不关己
或者生死一线上缩回去的手指
古籍里仁爱爱人的祖训  
不得已失去五千年的轨迹

如果一副药剂煎熬蒸煮可以治愈
几千副的剂量   何须
付出一墙一树乃至铺天盖地的
标语


9、无雨

我要搭乘的列车还没有来
还有很多双手操纵着悬浮的列车
有人比我更细心的读文   解字

我们挨过了没有官道  没有马车的时代
宣纸还是贵族   
一纸千金的绢帛    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忘却

开始祈祷那场在路上的雨  
那场在草稿箱里沉默了一年的雨水
正默默趟过不同的朝代 
不同的文字   千辛万苦跋涉而来

高铁还是晚点   还在冰冷的座椅上等时间
很多人在塔吊   在工地   在成熟的田地
对远道而来的雨水  
做出不同的结论

下一个站点   将在两个小时之后
只能把雨水装进口袋   告诉远在他乡的母亲
不会有雨水光顾这块麦田
我只带了雨声   慰籍长埋在泥土的祖先


10、你还是你

持节行走的背影   落入秋天的黄昏
名字已经是身外之事
走出中年之后   千疮百孔的长安街
走出铺金排玉的历史

无数名词被占有   被核准
不必给出红章印染   墨迹干透的宣纸
那年殿堂之上洋洋洒洒的文字
已经被后来者的脚印踏踩
再辩不清真迹     赝品布满身后的艳词

此刻   只需一纸签词
不必宣解此中所含的箴言
暗语
褪去万丈红尘   你还是你


11、我有草木的姓氏

此刻没有槐花
没有带刺的衣裙
簪在钗环上的花朵已旧
鲜活灵动的词牌  落在滔滔江水之岸

我有着草木的姓氏
编柳条   折青丝   
还原故国初定的时节   挽着破碎的江山
远离烟花三月的秦淮河
萎靡艳丽的词曲

从江山的东边入手   一步迈进言言秋日
不说槐花  不说叮当作响的步摇
不再叫你美人  不封贵妃
一粒豆荚封存了所有的陈年旧事


12、青梅

不想用如此隐讳的词语  说起那时的青梅  竹马
官道上娓娓而来的
不是桃花酒  不是杏花酿

就从晚宋开始   清平乐  蝶恋花
杨柳枝头的杏黄旗
还是那年的酒香

招手即来的酒家  小二  还是旧时文章
榜眼  探花  状元郎   衣锦还乡
小楷洒下来的锦绣江山   已经拱手相让

墨染的文字不善刀枪  口吐莲花说不回
平安万家
此刻就用这半壁江山   换取安邦一隅
继续弯月眉    梨花妆



13、雨还是九月的雨

雨还是九月的雨   还冠着九月的姓氏
一只手盖住天气
总说不出厚重的云彩里  怀揣的秘密
穿过斜角的时间  
对岸还是化不开的情绪

先于九月走出自己
即使闰月  也不会挡住柿子  山楂
漫山遍野的火炬树
递给你的红头巾
不喜欢雨声之下你的眼神
一种孤独  覆盖另一种孤独

所有人都怀抱着恩惠   冠上御赐的名讳
唯独这些雨 
还保留着九月的姓氏
小精灵   美人鱼
露出人形的同时  也关闭最后一盏记忆



14、秋天的意象

这么多的村庄沦陷   没有抵抗   没有辩白
任凭风汹涌而至
漂白  染色   涂抹
有条不紊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儿
只有墙壁   还站在原有的位置   露出脊骨
露出伤痕

彼此拥抱  温暖  依靠的时间
不必确认姓氏  名讳
渗透到杯中的那段   已经褪色
褪色到虚无  单薄   
那么多的断句隔开   隔开死  生
 

15、小满

已经开过花了   映在墙上的颜色淡了
浓了
香气飘过去   抬起头看见阳光
阳光下细碎的影子

应该是漂泊在民间的谚语
有关种子   时令
有关镰刀和泛黄的记忆

可以转过身   开在民间的花朵缺乏激情
没有浓烈的味道
麦子是最心仪的那朵
细碎   温柔

还是俯下身体
保持着原始的颜色
在灌浆到来之前   保持着村庄原始的滋味

16、落日城头饮酒

酒已半酣   不必拘着自己
五言七律   就是小令也可以
大把大把的句子扔出去
城墙高耸   一览城市的繁华  奢靡

落下城头的斜阳  没有激起护城河的波澜
假象在平头百姓
深宅大户铺开   汗血宝马腾空跃起的战火
一夜间蔓延

而我们杯中的酒  还在保持着醇正的颜色
鲜血染红了战旗
趁着酒兴把自己抛出去
铠甲   战马和高高举起来的长戟

此刻  没有人说起排列整齐的句读
苍白无力的宣纸
墨迹干涸    酒后的坐骑
可以把整个城市   包裹进一段纷飞的往事


17、螺丝

我爱上了人间被锻打  被变形  被岁月拧紧
被火焰和冰雪交融的美
一种声音  很多种声音通过一颗颗钉子
嵌入身体

我与你保持着一张床板
一面墙壁
一张书桌  一盏灯的距离

你只需静静坐着  
赏雪  观花
午后的时针漫过你的姓氏

我会努力拧紧自己  
拧紧这些被冬天覆盖的壁炉
门窗


18、纸上

相信时间是幌子  一晃就过了千年
露台之上  还是月光如水
一曲长词    铺在几千年绢帛
直到纸上词短
狼毫一只   描不出旧日的江山

唱出来的旧词   还是那时的小令  红唇
新曲多变   
把纸上的时间串了又串
再说不出似水流年

爱恨只是一瞬间   水袖遮面
看不见背后是喜  是悲   
还是笔墨擅自叙述那段



19、与庄稼有关的

满月的诅咒已破
不必躲在屋檐下看落雨
数着哪一滴落入泥土  哪一滴簪上发髻
碎花脚步摇曳的午后
不必在阴暗的祠堂   侍奉作古的牌位

先在闪烁的小路上戒掉寒烟
戒掉老寒腿   戒掉满身的酒气
戒掉漫山遍野的野花   
只看守着院子里    咕咕叫着的鸽子
调皮的羊群

一只羊鞭约束的早晨
指挥阳光从一个方向升起   到一个方向落下
允许偶尔的懈怠
在转弯的部分   洒下几缕不着音律的戏词

一切要在黄昏之前结束   不留下一丝痕迹
水袖还要高高扬起  
云靴不要着一滴雨水
一层层粘贴的大刀  长戟
都源自民间    与庄稼有关的天气


20、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构

我知道  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构的
依旧继续那些情节
一封没有地址的邮件
躺在故事的一角    整个九月都在叶子上
黄了  瘦了   凋落是经年遗留的问题
没有谁可以给出常青的答案
 
我在窗口剪纸   贴窗花
红色剪切的错落有致
可以照见经年不变的月光
用旧的词汇
 
白马   长戟   
高于尘世的风声挺拔
无需烛火就能照亮村庄  照见故事里的场景
雕花的旧窗   还糊着上好的宣纸
纳鞋底儿的针脚扎出血珠
这原白的纸笺上   依旧不着一词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